a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COPYRIGHT © 2018-2019 广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87137号-3

8:00 - 19:00

律师在线咨询时间 周一 — 周五

136.0009.8028

律师免费咨询 电话 (微信同号)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Search
Menu
广律网 > 债权债务  > 郎教授VS缪空姐诉讼战报风云迭起:空姐先输后赢,负债900万后最终扳回

郎教授VS缪空姐诉讼战报风云迭起:空姐先输后赢,负债900万后最终扳回

案情回顾
还记得郎咸平与空姐的房产大战吗?至今有人不时的还拿出来进行警戒小三风险。根据通常的报道,在这个案例中,经济学大佬不但要回赠给空姐的两套房产,还让空姐背上了900万元的债务。
基本的案情的为,郎咸平在与第六任妻子婚姻期间,给空姐买了两套房产,后来与空姐闹掰了,就想把房子要回来。郎咸平自己打官司败诉了,因为法院认定是赠予。郎咸平顺势找到了前妻助阵,以房子是在与前妻婚姻期间赠予空姐的,未经配偶同意,以侵害配偶夫妻共同财产的名义向法院主张返还,于是打赢了房产官司。
房产纠纷之外,空姐名下还注册过一家上海馨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馨源公司)用来走账,郎咸平向银行借了900万打给馨源公司,名义是买货,但钱接着就转到另一家叫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汉公司)。
郎咸平以买卖合同纠纷的案由起诉了馨源公司,理由是给了钱没发货,要求退回900万元,由于馨源公司是一人有限公司,股东就是空姐一人,由于公司财产与股东个人财产不能证明相互独立,所以空姐被要求承担连带责任。最后郎咸平胜诉了,空姐背上900万元的债务。

众多媒体报道仅到此而已,可很少有人知道,空姐背上900万债务后,空姐名下的馨源公司就把高汉公司、郎咸平告上法庭,案由是不当得利。经过一审、二审,高汉公司败诉,但高汉公司申请再审后,上级法院把一审、二审撤销,发回一审法院重审,现在重审后的一审出了结果,判决郎咸平返还900万元及相应利息,空姐扳回一局。

其实这个案件究竟馨源公司与高汉公司是否真实的发生了买卖合同关系并真实的履行,及双方如此折腾的真实目的,法院没有进行深入认定,其中,是否涉及了其他法律责任,值得疑问。

当事人信息
当事人信息
原审原告:上海馨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杨浦区。
法定代表人:缪洁晶,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江辉,上海申如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
法定代表人:李绪强,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晓菲,北京中然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郎咸平,男,1956年6月21日出生,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
原审原告上海馨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馨源公司)与原审被告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汉公司)、原审第三人郎咸平不当得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0月31日作出(2016)沪0109民初4210号民事判决后,高汉公司不服判决,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二中院)提出上诉。
二中院于2017年3月17日作出(2017)沪02民终384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嗣后,高汉公司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市高院)申请再审。市高院于2017年10月24日作出(2017)沪民申1646号民事裁定,指令二中院再审。经再审,二中院于2018年8月10日作出民事裁定,撤销(2017)沪02民终384号民事判决和(2016)沪0109民初4210号民事判决,发回本院重审。
审理过程

2018年9月3日,本院立案后,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对馨源公司与高汉公司、郎咸平其他合同纠纷一案进行了审理。馨源公司法定代表人缪洁晶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江辉律师、高汉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晓菲律师到庭参加诉讼。郎咸平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馨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称:1、判令郎咸平返还馨源公司人民币900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2、判令郎咸平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向馨源公司支付前项900万元的利息,其中以250万元为基数,自2012年9月6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以250万元为基数,自2012年9月12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以400万元为基数,自2012年10月31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3、判令高汉公司对郎咸平上述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事实与理由:2012年9月初,郎咸平需资金周转,请求馨源公司向高汉公司借款。馨源公司与高汉公司陆续签订《借款协议》三份,约定向高汉公司借款合计900万元。签约后,高汉公司将借款汇入时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尤珺的银行账户,再由尤珺转账给郎咸平900万元。同时,郎咸平持2012年7月与馨源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向民生银行申请个人消费贷款900万元。2012年9至10月间,馨源公司陆续收到民生银行发放的郎咸平个人消费贷款900万元。馨源公司基于和郎咸平已达成解除《买卖合同》,照理应将此款退还郎咸平,但馨源公司与高汉公司签订《借款协议》所约定的还款时间已到,馨源公司即将该900万元转账至高汉公司。
2014年3月,郎咸平以馨源公司未履行《买卖合同》为由,向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馨源公司返还货款900万元及其利息。经审理,郎咸平的诉讼请求得到支持,馨源公司履行了还款义务。
同时,高汉公司未正确履行《借款协议》约定的付款义务,具有过错应承担责任。现起诉法院,要求判如诉求。
馨源公司提供以下证据佐证:1、2012年7月12日,馨源公司与郎咸平签订的《买卖合同》一份,旨在证明郎咸平以该合同向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以下简称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申请个人消费贷款900万元;2、馨源公司的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支行(以下简称民生银行浦东支行)账户(账号为XXXXXXXXXXXXXXXX)自2012年1月1日起至同年12月31日止资金明细,旨在证明900万元的往来账目;3、馨源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印件一份,旨在证明该公司依法成立。
经质证,高汉公司认为,对三份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馨源公司诉称与郎咸平合意解除《买卖合同》的主张不予认可。
高汉公司向本院提出答辩称:同意馨源公司向郎咸平主张返还钱款900万元及其利息的诉讼请求。高汉公司已全面履行三份《借款协议》的义务,请求驳回馨源公司要求高汉公司对郎咸平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
高汉公司提供以下证据佐证:1、高汉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印件一份,旨在证明该公司依法成立;2、2011年8月25日,馨源公司与郎咸平签订的《买卖合同》一份(此证据系郎咸平在原审时提供)、馨源公司的民生银行浦东支行账号(账号同上)自2011年9月1日起至同年12月31日止资金明细及郎咸平个人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贷款凭证,旨在证明郎咸平持2011年8月25日与馨源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申请个人消费贷款900万元;3、2012年7月12日,馨源公司与郎咸平签订的《买卖合同》一份、馨源公司的民生银行浦东支行账户(账号同上)自2012年1月1日起至12月31日止资金明细及郎咸平个人贷款凭证,旨在证明郎咸平持2012年7月12日与馨源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申请个人消费贷款900万元;4、2012年9月3日借款人馨源公司、出借人高汉公司和担保人尤珺签订的《借款协议》一份,旨在证明高汉公司与馨源公司之间的资金往来以《借款协议》为依据;5、2012年9月7日和10月29日借款人馨源公司、出借人高汉公司和担保人郎咸平分别签订《借款协议》二份,旨在证明高汉公司与馨源公司之间的资金往来以《借款协议》为依据;6、高汉公司的中国银行上海市徐汇支行营业部账户(账号为XXXXXXXXXXXX)自2012年8月1日至31日间的资金明细,旨在证明高汉公司按《借款协议》约定,将借款汇入尤珺银行账户;7、尤珺的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中远两湾城支行(以下简称招行中远两湾城支行)账户(账号为XXXXXXXXXXXXXXXX)自2012年6月1日起至同年12月31日止资金明细,旨在证明时任高汉公司法定代表人尤珺按《借款协议》约定,向郎咸平陆续汇款800万元,以及尤珺收到WESLEYWONG汇款100万元;8、郎咸平的民生银行浦东支行账户(账号为XXXXXXXXXXXXXXXX)自2012年9月1日起至同年10月31日止资金明细,旨在证明郎咸平收到尤珺汇款、高汉公司指令邵某某向郎咸平汇款100万元和郎咸平收款后归还民生银行2011年个人消费贷款900万元以及又申请个人消费贷款900万元。
经质证,馨源公司认为,2012年9月至10月间,高汉公司未依照双方签订的《借款协议》履行给付借款的义务,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
郎咸平未向本院提出陈述。
 
经审理,本院认定案件事实如下:
1、2011年8月25日馨源公司与郎咸平签订《买卖合同》一份,约定:郎咸平向馨源公司购买宋三彩一件,规格长100cm宽50cm、材质陶瓷、创作年代清代、成交价400万元;藏宝阁一件,规格高200cm宽120cm、材质金丝楠木、创作年代清代、成交价580万元;雕花龙椅三件套,规格180cm*120cm*173cm、材质紫檀木、数量三件、创作年代清代、成交价450万元;雕龙柜一件,规格200cm*90cm、材质紫檀木、创作年代清代、成交价400万元;镏金玄关三件套,规格200cm*200cm、创作年代清代、成交价360万元。本合同总价款为2,190万元。交货时间为2011年9月10日,交货数量9件等。
2011年10月28日郎咸平与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签订《个人综合授信借款合同》一份。2011年10月13日郎咸平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申请个人消费贷款500万元,期限自2011年10月13日起至2012年9月13日止,执行年利率为7.26%。经审核,同年10月28日民生银行上海分行根据郎咸平的指定,将个人消费贷款500万元汇入馨源公司银行账户。同年11月份,郎咸平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申请个人消费贷款400万元,期限自2011年11月17日起至2012年11月17日止,执行年利率为6.56%。经审核,同年11月22日,民生银行上海分行根据郎咸平的指定,将个人消费贷款400万元汇入馨源公司银行账户。
2、2012年7月12日馨源公司与郎咸平又签订《买卖合同》一份,约定:郎咸平向馨源公司购买铜质佛像一件,规格30cm*20cm*15cm、材质铜、创作年代十三世纪、成交价300万元;铜质上师像一件,规格35cm*25cm*15cm、材质铜、创作年代十三世纪、成交价300万元;西藏阿里地区佛像一件,规格30cm*20cm*15cm、材质铜、创作年代十三世纪、成交价300万元;程丛林画作,规格200cm*90cm、材质油画、创作年代近代、成交价200万元;清螺钿红木家具七件套,材质红木、数量七件、创作年代清代、成交价500万元。本合同总价款为1,600万元。交货时间为2012年7月30日,交货数量11件等。
3、2012年8月30日高汉公司向时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尤珺的招行中远两湾城支行账户汇款二笔,一笔200万元,一笔50万元。同年9月3日出借方即甲方高汉公司、借款方即乙方馨源公司和担保方即丙方尤珺签订《借款协议》一份,约定乙方向甲方借款250万元,期限自2012年9月3日起至2012年9月6日止。借款期满后乙方保证返还借款,否则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借款形式:甲方将本协议借款金额(人民币贰佰伍拾万元)通过银行划款形式支付给丙方,再由丙方将此借款支付给乙方。还款形式:本协议到期后,乙方直接通过银行划款形式归还甲方,或者乙方通过银行划款方式归还给丙方,再由丙方归还给甲方等。
《借款协议》签订后,尤珺于同年9月4日向郎咸平的民生银行浦东支行账户汇款250万元。郎咸平收到后,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归还借款本息合计2,510,523.33元。2012年8月20日郎咸平与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签订《个人综合授信借款合同》一份。2012年8月27日和9月4日郎咸平分别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申请个人消费贷款250万元。经审核,民生银行上海分行于同年9月5日和11日根据郎咸平的指定,向馨源公司银行账户各汇款250万元。馨源公司收款后即向高汉公司银行账户汇款二笔合计500万元。
4、2012年9月7日出借人即甲方高汉公司与借款人即乙方馨源公司和担保人即丙方郎咸平签订《借款协议》一份,约定乙方向甲方借款400万元,期限自2012年9月7日起至2012年9月14日止。
借款期满后乙方保证返还借款,否则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借款形式:甲方将本协议借款金额(人民币肆佰万元),其中人民币贰佰万元通过银行划款形式支付给丙方,再由丙方将此全部款项支付给乙方。剩余人民币贰佰万元整通过现金形式直接交付给乙方。还款形式:本协议到期后,乙方可直接通过银行还款形式将本协议的全部款项归还给甲方,或乙方通过银行划款形式将本协议的全部款项归还给丙方,再由丙方归还给甲方等。
《借款协议》签订后,高汉公司向尤珺的招行中远两湾城支行账户汇款二笔,一笔200万元,一笔72万元。当月10日,尤珺向郎咸平的民生银行浦东支行账户汇款250万元。郎咸平收款后即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归还借款本息合计2,513,530元。
5、2012年10月29日出借人即甲方高汉公司、借款人即乙方馨源公司和担保人即丙方郎咸平签订《借款协议》一份,约定甲方向乙方出借400万元,期限自2012年10月29日起至2012年11月2日止。借款期限届满,乙方保证返还借款,否则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借款形式:甲方将本协议借款金额(人民币肆佰万元),其中人民币贰佰万元通过银行划款形式支付给丙方,再由丙方将此全部款项支付给乙方。剩余人民币贰佰万元整通过现金形式直接交付给乙方。还款形式:本协议到期后,乙方可直接通过银行还款形式将本协议的全部款项归还给甲方,或乙方通过银行划款形式将本协议的全部款项归还给丙方,再由丙方归还给甲方等。
签约当天,高汉公司向尤珺的招行中远两湾城支行账户汇款200万元。同时,案外人(银行资金明细显示为WESLEYWONG)向尤珺上述银行账号汇款100万元。次日,尤珺向郎咸平的民生银行浦东支行账户汇款300万元。当天,郎咸平的上述账户又收到钱款100万元。郎咸平收款后即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归还借款本息合计4,010,933.34元。2012年10月,朗咸平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申请个人消费贷款400万元。经审核,民生银行上海分行根据朗咸平的指定,于同年10月30日向馨源公司银行账户汇款400万元。馨源公司收款后即向高汉公司银行账户汇款400万元。
另查明:1、郎咸平在原审中陈述:“2011年8月25日自己与馨源公司签订《买卖合同》,自己向馨源公司购买古董,并向中国民生银行上海分行浦东支行借款900万元以支付馨源公司货款,馨源公司收款后未履行交货义务。2012年7月12日,双方又签订新的《买卖合同》,但馨源公司仍未将古董交付自己,引发相关诉讼。馨源公司向高汉公司借款900万元是帮助自己归还民生银行2011年的900万元贷款”。
2、2014年5月4日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受理郎咸平诉馨源公司、缪洁晶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案号为(2014)宝民一民初字第3721号]。郎咸平以馨源公司未履行《买卖合同》等为由,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买卖合同》,馨源公司返还货款900万元及其利息,缪洁晶承担连带责任。经二审终审,判决馨源公司返还郎咸平900万元,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自2012年10月31日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缪洁晶承担连带责任等。该案执行中,缪洁晶履行了该判决义务。
3、审理中,高汉公司陈述,2012年10月29日,高汉公司指令案外人WESLEYWONG向尤珺的招行中远两湾城支行账户汇款100万元。同年10月30日,高汉公司又指令案外人邵某某向郎咸平的民生银行浦东支行账户汇款100万元。同年10月31日高汉公司向案外人WESLEYWONG和邵某某银行账户分别汇款100万元。
以上事实,由馨源公司提供的《买卖合同》一份、《借款协议》三份和双方及郎咸平的银行账户资金明细;高汉公司提供的《买卖合同》一份和该公司与尤珺的银行账户资金明细;本院收集郎咸平的《个人消费贷款合同》、贷款凭证和银行账户资金明细及谈话和庭审笔录等材料佐证,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现就本案当事人的举证、质证和陈述意见并结合查明的事实,对本案案由是续用原审不当得利纠纷案由还是变更为其他合同纠纷、郎咸平是否归还馨源公司钱款900万元本息和高汉公司是否对郎咸平还款承担连带责任三个方面作如下分析:一、本案案由应确定为其他合同纠纷本案审理中,馨源公司依据原审、再审等阶段查明的事实,将诉讼请求变更为要求郎咸平返还钱款900万元及其利息,并要求高汉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馨源公司与高汉公司和郎咸平等签订三份《借款协议》的目的是为了替郎咸平归还个人消费贷款。郎咸平用馨源公司的借款900万元归还自己的个人消费贷款后,馨源公司向郎咸平主张返还该钱款及利息于法有据。虽馨源公司与郎咸平之间并未明确彼此间系何种民事法律关系,但该法律关系明显不属于不当得利法律关系。根据民事案由应当依据当事人主张的民事法律关系的性质来确定的标准,本院结合查明的事实和馨源公司在本案中的诉讼请求,确定本案案由为其他合同纠纷,故对原审案由予以调整。
二、郎咸平应当返还馨源公司钱款900万元及其利息1、从郎咸平还款的时间和三份《借款协议》签约的时间上分析2011年,郎咸平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申请个人消费贷款900万元。根据双方约定,郎咸平应当在2012年9月13日和同年11月17日归还银行个人消费贷款500万元和400万元及利息。馨源公司在郎咸平还款前夕即2012年9月3日、7日和10月29日分别与高汉公司等签订三份《借款协议》,约定向高汉公司借款1000余万元。馨源公司的签约行为可以印证为郎咸平归还银行个人消费贷款所作的准备。
2、从三份《借款协议》项下的借款用途分析馨源公司与高汉公司等签订三份《借款协议》后,协议项下的借款900万元由出借人高汉公司通过尤珺等银行账户汇给了郎咸平,郎咸平收款后用于归还自己的个人消费贷款。虽然馨源公司以后又收到郎咸平给付的个人消费贷款900万元,但郎咸平通过诉讼向馨源公司取回该900万元。可以确定三份《借款协议》项下的借款900万元由郎咸平使用。
3、从本案当事人的主张、抗辩和陈述分析馨源公司主张,2012年9月郎咸平因个人资金周转需要,请求己向高汉公司借款用于周转。高汉公司抗辩,与馨源公司签订三份《借款协议》并履行借款义务,系帮助馨源公司替郎咸平归还个人消费贷款的请求。郎咸平在原审中陈述,馨源公司向高汉公司借款900万元目的是归还自己于2011年向民生银行的贷款900万元。
综上,本院认为,馨源公司向高汉公司借款用于郎咸平归还个人消费贷款,郎咸平不仅认可,而且已实际使用该钱款,双方由此产生了权利和义务。馨源公司系享有权利的人即债权人,郎咸平系负有义务的人即债务人。由于两者之间并未约定何时履行还款义务,现馨源公司向郎咸平主张返还900万元及其利息符合事实和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审理中,馨源公司主张从郎咸平收到钱款的次日起,分别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但馨源公司未提供双方对利息计算的约定和法律依据。现馨源公司向郎咸平催告后,郎咸平仍然不返还该钱款,本院认为,馨源公司可以要求郎咸平支付自催告之日后比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另,馨源公司要求利息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的诉讼请求,于法不悖,本院予以支持。
三、高汉公司不应承担本案的连带责任我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八条第三款规定,连带责任由法律规定或当事人约定。可见适用连带责任必须具有充分的法律规定或明确的合同约定为前提。
高汉公司依照三份《借款协议》约定,将借款陆续支付给协议中的丙方,并没有违反约定。虽然丙方直接将借款给付郎咸平而非借款人馨源公司,但馨源公司并未提出异议,且按约归还高汉公司出借的借款900万元。从本案查明的事实可以确定,馨源公司已实现三份《借款协议》的目的,协议双方不存在违约的情形。鉴于馨源公司与郎咸平之间系另一法律关系产生的纠纷,馨源公司要求高汉公司对郎咸平的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馨源公司向高汉公司借款900万元,并交付郎咸平用于归还自己个人消费贷款,双方之间形成债权和债务。馨源公司要求郎咸平返还钱款900万元本息,本院依法予以支持。馨源公司要求高汉公司对郎咸平返还钱款本息的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郎咸平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参加本案诉讼,不影响本案的审理。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第八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原审第三人郎咸平返还原审原告上海馨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钱款900万元;二、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原审第三人郎咸平支付原审原告上海馨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钱款900万元的利息,自2019年3月21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三、原审原告上海馨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要求原审被告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原审第三人郎咸平返还钱款900万元本息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6,611.25元,由原审第三人郎咸平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审原、被告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原审第三人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30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丁汉良
审判员  郑 樱
审判员  陈 晋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陶刘婷
 
 
 
郎咸平是怎样把送给空姐的财产拿回来的经过!
 

第一回合:郎咸平起诉空姐退还购房款

教败空姐胜

第一回合,郎教授起诉要求空姐和空姐爸爸退还购房款。空姐以自愿赠予为由抗辩。郎教授败诉。

第二回合:与第六任前妻合作

教授胜空姐败

第二回合,不甘心失败的郎教授与第六任前妻合作,让前妻起诉自己非法处置夫妻婚内财产,要求空姐和空姐爸爸返还购房款。郎教授赢。

 

至此,郎教授已经完胜。唯一的遗憾是,他要回的只是原始的购房款,而房价这几年已经大涨了很多。或许为了挽回潜在损失,郎教授发起致命一击。这一局交手最有知识含量,围观者应该好好学习。

第三回合:解除买卖合同 要求公司退还货款

教授胜空姐败

第三回合:一审案号:(2014)宝民一民初字第3721号


基本案情与战况:2012年7月,郎咸平曾与馨源公司签订一份古董买卖合同,购买各类佛像、画作和红木家具等,共计合同价1600万。后郎咸平办理了个人消费贷款申请,由民生银行先后分几笔将900万按郎的指定汇入了馨源公司账户,该900万元转入馨源公司后不久就被转账给了一家叫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高汉公司)。


两人分手后,郎教授声称当初的买卖合同馨源公司未实际履行提供货品,故要求解除合同,退还900万货款及相应利息,并要求缪洁晶对该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馨源公司辩称,获款当天已经按照郎咸平的指令将这些钱款转付给案外人汉高公司,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系郎的儿子儿媳,钱款系郎实际使用。


法院根据书证和转账记录认定馨源公司未能履行约定的合同项下交付货物义务,故郎咸平现要求解除合同并返还款项的主张,法院给予支持。


法院同时认为,合同具有相对性,而馨源公司与高汉公司间就系争款之争议属另一法律关系,不应影响本案合同之效力认定。且馨源公司也未能举证证明郎咸平系款项实际占有使用人,也无证据证明其转款系依据郎咸平的指示,故其抗辩不得对抗郎咸平之主张。同时,馨源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其作为依法成立的独立民事主体应以公司全部资产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股东以其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因此,对于郎咸平要求缪洁晶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故法院最终判决上海馨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郎咸平900万元,并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

第四回合:教授上诉 要求空姐个人连带

教授胜空姐败

第四回合:二审案号:(2015)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1347号


基本案情和战况:馨源公司是个空壳公司想必郎教授也很了解,所以上述案件即使获胜,对郎教授而言也不可能真正履行到位,于是他继续乘胜追击。以馨源公司系一人公司,由于公司财产与股东个人财产无法证明相对独立,要求唯一股东缪空姐承担连带责任为由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馨源公司作为依法成立的法人,享有民事主体资格,具有民事责任能力,应当独立承担责任。但同时,馨源公司仅有缪洁晶一个股东,属于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缪洁晶作为馨源公司的唯一股东,对于其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相互独立,应当承担举证责任。缪洁晶在本案一审、二审期间均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应当由缪洁晶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郎咸平要求缪洁晶与馨源公司承担90万元及利息的连带还款责任的上诉请求于法有据,二审予以了支持。


对上述判决,缪洁晶向上海市高院提起再审,(2016)沪民申1170号裁定驳回缪洁晶、上海馨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而郎教授通过(2015)宝执字第6734号执行案件,拍卖了缪空姐名下的房产,收回了900万及相应利息。

第五回合:不当得利 要求高汉公司返还900万

教授胜空姐败

第五回合:一审案号:(2016)沪0109民初4210号


基本案情与战况:馨源公司调转枪头继续作战,以返还不当得利为由起诉高汉公司,要求高汉公司返还之前馨源转账给它的900万元及相应利息,法院将郎咸平列为第三人。


高汉公司庭审向法院提交了《借款协议》三份、高汉公司及尤某(郎咸平儿媳)的银行流水明细等证据材料。兹证明,馨源公司曾在2012年9、10月份分三份借款协议向高汉公司借款总计900万元。在此期间高汉公司通过他人多笔转账的方式陆续将900万转给了郎咸平。


鉴于缪洁晶与郎咸平之间的特殊关系,高汉公司认为钱款转给郎咸平就等于转给馨源公司。所以此后馨源公司转给其的900万系还款,绝非不当得利。郎咸平同意高汉公司的观点,认为馨源公司为了替郎咸平归还2011年的银行贷款900万元而向高汉公司借款。


馨源公司对高汉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不予认可,认为馨源公司与高汉公司之间没有签订过任何借款协议,该三份借款协议系尤某与郎咸平自行拼凑,所谓的借款关系及转账均发生在尤某和郎咸平之间,与馨源公司及缪洁晶无关。


一审法院认为:首先,《借款协议》的各方对合同上印鉴真伪无异议,应确认合同的真实性。协议明确约定:“甲方在本协议签订后二日内将借款交付乙方”,借款方式中也约定钱款应转到馨源公司账上。高汉公司现主张钱款转到郎咸平账上就等于转到馨源公司账上,与《借款协议》约定不符,馨源公司对此亦予以否认,且高汉公司、郎咸平均不能向法庭提供馨源公司委托郎咸平收款的证据,故《借款协议》未实际履行,一审法院对高汉公司提供的上述证据不予认可。
馨源公司按照郎咸平指令将民生银行转入的900万元划入高汉公司账户,后郎咸平通过诉讼向馨源公司追回该900万元,馨源公司要求高汉公司返还,高汉公司拒不返还,引发本案诉讼。


经一审法院查实,高汉公司在没有合法根据的情况下取得该900万元,取得不当利益,造成馨源公司损失,高汉公司的行为构成不当得利。高汉公司辩称涉案900万元系馨源公司归还其借款,但其举证不力,一审法院对此不予认可。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返还原告上海馨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不当得利款900万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第六回合:高汉公司上诉 法院维持原判

教授败空姐胜

第六回合:二审案号:(2017)沪02民终384号

基本案情与战况:

高汉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系不当得利纠纷,馨源公司基于前案生效判决认定,主张高汉公司收取系争900万元无合法根据构成不当得利,高汉公司若主张该观点不成立,则应举证证明馨源公司交付900万元系履行双方之间的借款合同。

本案中,高汉公司虽提交了三份《借款协议》,但馨源公司否认其公章加盖行为,而且从银行转账记录来看,所涉款项的流转对象为郎咸平账户,未有证据显示款项最终进入馨源公司账户。馨源公司虽作出过有关“归还过桥资金”的表述,但其在一审、二审中均已明确表明借款关系系发生在高汉新豪公司及郎咸平之间,与馨源公司无关。

就此,高汉公司主张馨源公司交付的900万元系履行双方之间的借款合同依据尚不充分,其提出的有关款项进入郎咸平账户即视为完成对馨源公司交付的意见,缺乏依据,不能成立。

因此,综合前案生效判决认定及本案实际情况,一审法院认定高汉新豪公司占有馨源公司900万元属不当得利而应予返还的意见,本院予以认同。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第七回合:高汉公司上诉 法院维持原判

战况扑朔迷离

第七回合:再审案号:(2017)沪民申1646号民事裁定


基本案情与战况:高汉公司申请再审称,其作为出借人与馨源公司间存在三份《借款协议》,其实际出借给馨源公司900万元。馨源公司在本案中主张的900万元不当得利实系馨源公司归还给高汉公司三份《借款协议》项下的借款。高汉公司将借款按《借款协议》的约定支付给郎咸平,现有新证据证明郎咸平已经将900万元支付给馨源公司。二审法院认为高汉公司未完成对馨源公司借款的交付,属于认定事实错误,故高汉公司申请再审。


高院审查后认为:高汉公司的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规定的情形。裁定指令中院再审本案。

经再审,二中院于2018年8月10日作出民事裁定,撤销(2017)沪02民终384号民事判决和(2016)沪0109民初4210号民事判决,发回虹口法院重审。

第八回合:以其他合同纠纷 要求郎个人返还钱款

教授败空姐胜

第八回合:

重审一审案号:(2018)沪0109民再1号

基本案情与战况:馨源公司依据原审、再审等阶段查明的事实,将诉讼请求变更为要求第三人郎咸平返还钱款900万元及其利息,并要求高汉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馨源公司向高汉公司借款用于郎咸平归还个人消费贷款,郎咸平不仅认可,而且已实际使用该钱款,双方由此产生了权利和义务。馨源公司系享有权利的人即债权人,郎咸平系负有义务的人即债务人。由于两者之间并未约定何时履行还款义务,现馨源公司向郎咸平主张返还900万元及其利息符合事实和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审理中,馨源公司主张从郎咸平收到钱款的次日起,分别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但馨源公司未提供双方对利息计算的约定和法律依据。现馨源公司向郎咸平催告后,郎咸平仍然不返还该钱款,本院认为,馨源公司可以要求郎咸平支付自催告之日后比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高汉公司依照三份《借款协议》约定,将借款陆续支付给协议中的丙方尤某,并没有违反约定。虽然尤某直接将借款给付郎咸平而非借款人馨源公司,但馨源公司并未提出异议,且按约归还高汉公司出借的借款900万元。从本案查明的事实可以确定,馨源公司已实现三份《借款协议》的目的,协议双方不存在违约的情形。


鉴于馨源公司与郎咸平之间系另一法律关系产生的纠纷,馨源公司要求高汉公司对郎咸平的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郎教授与谬空姐的故事经过

至此

郎教授与缪空姐诉讼大战

风云迭起 精彩绝伦

落下帷幕

来源:胡珺律师  沪盈家事、离婚和法律

广律网(GLWGZH)

赶紧扫码关注我们吧…

免费咨询电话:185-7608-7082

添加微信咨询:18576087082或253656837

广律网官方网站:www.guanglaw.com

点在看的人会更好看!

 

1 在线留言

  • 韩发发
    回复 2020年5月31日 at 下午9:27

    渣男终于败了,拍手称快(o_ _)ノ

发表留言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QQ客服
旺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