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COPYRIGHT © 2018-2019 广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87137号-3

8:00 - 19:00

律师在线咨询时间 周一 — 周五

136.0009.8028

律师免费咨询 电话 (微信同号)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Search
Menu
广律网 > 侵权责任  > 翁某某与孙某某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翁某某与孙某某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翁某某与孙某某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诸暨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浙0681民初15111号

原告:翁某某,男,1987年7月13日出生,汉族,住诸暨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长江、许亮良,浙江中绍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律师。

被告:孙某某,女。1993年11月25日出生,汉族,住诸暨市。

被告:赵幼芳,女,1969年8月2日出生,汉族,住诸暨市。

两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慎伟达,诸暨市城关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翁某某与被告孙某某、赵幼芳生命权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谢玉山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翁某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黄长江、被告孙某某及两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慎伟达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翁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判令被告孙某某赔偿死亡赔偿金499120元、丧葬费30332.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误工费17430元,合计596882.5元,由被告赵幼芳对上述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事实与理由:原告与被告孙某某于2014年4月28日登记结婚,2014年10月25日生育儿子翁某。后原告与被告孙某某因感情不和于2018年2月26日协议离婚,并约定儿子翁某随原告共同生活,被告孙某某每月支付抚养费1000元,直至独立生活为止。离婚后,翁某一直随原告共同生活。2018年7月初,儿子翁某放暑假,在被告孙某某的竭力要求下,原告同意翁某和被告孙某某共同生活一段时间。2018年8月11日18时左右,原告被告知儿子翁某在侣东村上村水库溺水死亡。事故发生后,经原告了解,在事故发生时,被告孙某某当天在上班,在上班时将儿子翁某托付给孙某某母亲赵幼芳照顾,而赵幼芳却未尽到监护职责,任由翁某去水库玩耍,结果导致翁某溺水死亡,造成原告巨大的精神痛苦。综上,原告认为被告孙某某没尽到做母亲的监护责任,被告赵幼芳在被告孙某某托付照顾过程中未尽到委托监护责任,才导致翁某溺水死亡,故诉至本院,要求判如所请。

被告孙某某、赵幼芳辩称:对原告诉称的原告与孙某某之间的夫妻关系情况无异议,但对原告诉称的翁某死亡经过有异议。1、原告提出认为2018年7月初儿子放暑假,在孙某某要求下随被告生活,事实上儿子出生后一直随两被告生活,直至原告与孙某某离婚,之后平时儿子也是多随孙某某母亲赵幼芳生活,并不存在孙某某竭力要求的情况下,儿子才在暑假到赵幼芳处居住,儿子在其外婆赵幼芳处是一种顺理成章的情况。2、原告提出认为孙某某在上班,将儿子交付赵幼芳照顾,赵幼芳未尽到监护职责,任由儿子去水库玩耍导致溺亡也不是事实。孙某某依然要尽到养育儿子的职责,并按照调解书约定的向原告方支付约定的抚养费。因为赵幼芳房子附近就是小水库,去水库旁边玩也是正常的。3、原告主张的法律关系错误,目前原告主张监护人责任纠纷起诉主张自己的权利,根据监护人责任纠纷概念,是在被监护人损害他人利益的时候,应当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的法律关系,原告主张的法律关系错误,原告主张要求两被告承担法律责任错误。综上,原告诉请的事实与客观事实不符,缺乏法律依据,请求法庭依法驳回。

经审理查明:被告赵幼芳系被告孙某某母亲。原告翁某某与被告孙某某于2014年4月28日登记结婚,2014年10月25日生育儿子翁某。2018年2月26日,原告与被告孙某某登记离婚,离婚协议中约定婚生儿子翁某随原告共同生活,被告孙某某每月支付抚养费1000元,直至独立生活为止。离婚后,翁某平时随原告共同生活。2018年7月初,因翁某在暑假期间,被告孙某某将儿子翁某接到其母亲赵幼芳家生活。2018年8月11日,被告孙某某因在公司加班,其儿子翁某交给其母亲赵幼芳在家照顾看管,下午17时30分左右,吃过晚饭后,赵幼芳在屋里收拾家务,翁某与赵奕晨(2012年8月出生)在赵幼芳家门口的空地玩,后又下到旁边的池塘玩,翁某在玩的过程中不慎落水,后经打捞营救,但不幸溺亡。

以上事实由原被告庭审陈述及原告提交的离婚证、离婚协议、户口本,以及本院从诸暨市公安局城东派出所调取的该所对赵奕晨、赵飞凤、孙某某、赵幼芳、翁某某、赵建明等人所做的询问笔录,现场勘查笔录、照片、示意图、同意火化证明等证据证实。经质证,原告无异议,两被告除认为赵奕晨因年龄较小,其陈述不可信外,对其余证据均无实质性异议。本院审查后认为,对原被告无异议的证据均作有效证据认定,对赵奕晨的笔录,其年龄虽小,但可以作出与其智力年龄相符的陈述,且与赵飞凤在询问笔录中的陈述基本相符,故可以相互印证证明翁某在赵幼芳家旁边池塘溺水身亡的事实,故对其亦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本院认为,父母对未成年子女负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是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保护被监护人的身体健康和人身安全等人身权利,防止被监护人受到侵害是监护人的法定职责。监护人的法定监护职责是一种严格责任,无论监护人是否存在过错,对被监护人自身受到伤害或造成他人损害,均应承担民事责任。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实行)》第22条规定之精神,监护人可将监护职责部分或全部委托他人,但监护责任并没有转移,仍由监护人承担。因此,在受委托监护之间,因受托人的过错导致被监护人自身受到伤害,监护人仍要承担监护责任,受托人确有过错的,承担连带责任。因此,翁某作为年龄不到四岁的幼童在监护人孙某某委托其母亲赵幼芳监护期间溺水身亡,被告孙某某作为监护人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于被告赵幼芳在受托监护期间是否存在过错问题。本院认为,受害人翁某作为年龄不到四岁的幼童,对其行为及危险性缺乏辨别和认知能力,其人身安全本应受到严密监护。被告赵幼芳受其女儿孙某某委托监护翁某期间,应当预见到其外孙翁某自行玩耍的危险性,且结合其家门口有池塘的事实,更加重了危险的可能性,后因疏忽大意,任翁某自行玩耍期间溺水身亡,故可以认定主观上具有重大过失,对翁某的溺水身亡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综上,原告诉请要求被告孙某某赔偿经济损失,并由被告赵幼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17430元,结合处理丧葬事宜所需合理期间,本院酌定三人,每人误工期限7日,即3515.19元(167.39元/天×7天×3人)。综上,原告诉请损失的合理部分为:死亡赔偿金499120元(24956元/年×20年)、丧葬费30332.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误工费3515.19元,合计582967.69元。对上述经济损失,本院认为,根据原告与被告孙某某离婚的事实,孙某某作为翁某的母亲对因翁某死亡所致的损害赔偿请求权也享有一半的份额,故原告只能享有50%的赔偿份额。对该50%的赔偿份额,考虑到赵幼芳接受孙某某的委托监护是基于特殊的身份关系,赵幼芳系孙某某的母亲,系孩子的外祖母,其在孙某某加班期间照顾孩子,是基于特定的血缘关系。而翁某的溺水身亡显然是两被告极其不愿意发生的事实,同样给作为孩子母亲的孙某某,及作为孩子外祖母的赵幼芳带来巨大心灵痛苦,结合人之伦理常情,并考虑到长辈给晚辈带孩子往往是基于帮扶义务,也不能过于求全责备,故本院酌定被告孙某某对上述经济损失承担19万元,并由被告赵幼芳负连带赔偿责任。被告辩解原告主张的法律关系错误,认为监护人责任纠纷是在被监护人损害他人利益的时候,应当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的法律关系。本院认为,监护人责任纠纷系本案立案案由,而在民事诉状中,原告是以被告孙某某没尽到做母亲的监护责任,及被告赵幼芳在被孙某某托付照顾过程中未尽到委托监护责任为由主张损害赔偿,原告主张法律关系并非错误,与本院认定的法律关系一致,故对被告的上述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实行)》第22条规定之精神,判决如下:

一、被告孙某某应赔偿原告翁某某精神损害抚慰金、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误工费等经济损失计人民币19万元,款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付清,并由被告赵幼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驳回原告翁某某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9769元,依法减半收取4884.5元,由原告翁某某负担2800元,被告孙某某、赵幼芳负担2084.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谢玉山

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孙晨辰

 

广律网(GLWGZH)
赶紧扫码关注我们吧…
免费咨询电话:185-7608-7082
添加微信咨询:18576087082或253656837
广律网官方网站:www.guanglaw.com

暂无留言

发表留言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QQ客服
旺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