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COPYRIGHT © 2018-2019 广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87137号-3

8:00 - 19:00

律师在线咨询时间 周一 — 周五

136.0009.8028

律师免费咨询 电话 (微信同号)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Search
Menu
广律网 > 刑事犯罪  > 警方深夜闯入酒店查扣律师费,再荒唐的剧本都不敢这么写

警方深夜闯入酒店查扣律师费,再荒唐的剧本都不敢这么写

《我想退出包头案,“再干下去,可能会被气死”》

前段时间,就包头案写过几篇文章,像《法治,我们这代人实现不了,还有下一代》,可能,有的文章写得太优秀,就直接被外星人征用了,尸骨无存。所以,看“天下说法”的文章要快。我写文章快,很多文章一气呵成,你们看文章也要快,不快就没有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嘛。

包头案,如果说公诉人被指索贿,是一个小高潮,那么昨天的深入闯酒店查扣律师费,绝对是这幕大戏的一个重要章节。当地公检法联手把这个案件搞得国人尽知,他们对舆论热度有着推波助澜的功劳。

公诉人当庭被指索贿,争议考验庭审实质化改革

庭审期间律师举报公诉人“向被告人家属索贿”,并要求当庭播放相关录音,估计在全国大小案件中都属于罕见个例。对此情况,合议庭显然始料未及,法官起先是同意的,后又加以制止,并因为此事而休庭。事后,律师向当地监委举报。徐昕写了篇文章,《我想退出包头案,“再干下去,可能会被气死”》。下面这两张照片,也是当时刷了法律人朋友圈的。

《我想退出包头案,“再干下去,可能会被气死”》

这起涉黑案件,以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等13个罪名,对王永明等12人移送起诉。警方通报称,该组织主要通过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故意伤害、虚假诉讼等手段,在包头市范围内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但王永明的女儿称自己的父亲是被别人陷害,一直在通过多个渠道为父“喊冤”。

上面两张照片发生的背景,其实是徐昕主动要求被告人解除委托,此后,还有其他律师要求被告人解除委托或主动解除委托。也有消息称,本案外地律师全部被解除了委托。

这个案件,在涉黑案件中,不算大的。我代理的案件,无论是罪名、人数和冤枉程度,可能都比这个大。但这个案件的舆论风波,完全是当地公检法一手炮制的,以管窥豹,可知目前涉黑案办案过程中的程序违法状态,也许已经无法治可言。当然,这个案件的律师也是很敬业,他们没有配合剧本演戏,一直在为被告人抗争,这一点值得律师同行声援。

《通知函》,就是山东的李永恒律师解除委托后,包头市公安局东河区公安分局要求律师费还不能退还给委托人,要汇入公安局的帐户查扣,因为这笔代理费可能为赃款。包头公安深更半夜跑到呼和浩特的酒店追讨将要退回的律师代理费

上面这段视频,以及这张皱巴巴《通知函》,就是山东的李永恒律师解除委托后,包头市公安局东河区公安分局要求律师费还不能退还给委托人,要汇入公安局的帐户查扣,因为这笔代理费可能为赃款。包头公安深更半夜跑到呼和浩特的酒店追讨将要退回的律师代理费,这事儿怎么说都不正常。我说说我的个人观点:

首先,律师不是犯罪嫌疑人,其人身和自由都不应受到监控和盘查。在审判阶段,公安机关本身已经没有侦查权,其侦查权限已经在原先的侦查阶段和审查起诉的退补阶段用尽,那么赴外地酒店的权力从何而来,如果是有立案手续,那么立的什么案?如果没有合法手续,通过公安内部系统查询律师的住所,非法获得律师行动轨迹,本身已经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公安机关办案人员的行为,是谁授权的?

其次,律师入住酒店,已经跟酒店形成了一个合同关系,酒店有为客户隐私保密的义务,除非有侦查或司法上的必要。那么又是谁打破这种合同关系,给了他们半夜强闯酒店房间的权利?视频中看到,有位律师衣冠不整,只穿了一个红裤头,颇为尴尬地在拍视频取证。若不是事发突然,怎么会如此?那么,在酒店房间门被打开之前,进行合法的通知了吗?夜里非工作时间送达,十万火急吗?这是故意羞辱律师吧?酒店房间当时就是律师的临时住宅,未经允许闯入,是否构成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呢?

再次,律师费是基于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签订的法律服务合同,律师费是打入律师事务所,不是直接打给律师的,那么被告知的对象就是律师事务所而不是律师。公安机关如果认为涉案,可以邮寄送达给该案的律师事务所,而不是直接强行送达给承办律师本人。而且,未经合法程序即认定律师费是赃款,谁给的权力?如此一来,是否全国任何一个地方的公安机关都可以以此为由,查扣任何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费呢?这等于剥夺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权。此口一开,危及整个律师行业和辩护制度。

最后,律师的合法权利应受到保护,两高三部都有联合发文。但是在本案中,涉及外地办案律师的权益,一个分局就可以擅自发《通知函》,在作出该决定前,依据的是什么法律规定,有没有向上级公安机关层报请示?还是说,律师在他们眼里跟犯罪嫌疑人没有什么区别,根本谈不上尊重?律师费是律师事务所的合法收入,就跟医药费是医院的合法收入一样,未经合法程序,就要求将律师费转至公安局的指定账户,这是滥用公权力在挑战整个律师制度,也是对律师合法权益的粗暴践踏。

进入律师所入住酒店房间的警察

进入律师所入住酒店房间的警察

这个案件的一些律师还是很刚很硬很有骨气的,部分律师就此紧急发表声明。后续,律师们将向各单位和部门进行依法维权。如果律师都能这样依法抗争,还是有希望的。不过,这些律师都是外地律师,本地律师没有发声,不知道是忌讳当地的公检法还是司法局。这也是我一直建议当事人涉黑案件的辩护请外地律师的原因。

部分律师就此紧急发表声明。后续,律师们将向各单位和部门进行依法维权。如果律师都能这样依法抗争,还是有希望的。不过,这些律师都是外地律师,本地律师没有发声,不知道是忌讳当地的公检法还是司法局。这也是我一直建议当事人涉黑案件的辩护请外地律师的原因。

对此,北京市友邦律师事务所主任、资深律师赵光认为:要抗议、谴责包头东河分局的违法行为,要声援、支持包头王永明案的律师们,全国的律师们要团结一致,全国律协要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对该行为的执法监督纠正的书面要求。1、查清公安机关的违规、违法行为。2、撤销该分局的错误决定。3、向被侵权律师赔礼道歉。4、通报批评该分局的错误决定。5、作出撤销该分局领导职务。全国律协还应就该分局的违规、违法行为书面向公安部警务督察局、法制局提出书面的抗议。此案如不依法监督、不依法惩处涉案的公安机关及其主要领导,不依法给该案律师赔礼道歉、不依法纠正其违规违法行为,这将是中国律师制度正式被废除的里程碑似的事件,中国的律师服务制度将面临严酷的寒冬的开始,依法治国将成为令人耻笑的口号,全国40万律师同仁们面临残酷的执业危机!

来源:天下说法 | 作者吴老丝,本文仅为声援律师、呼吁法治尽一份绵薄之力,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投稿请加微信13600098028,文章将在粤律网、广律网、离婚律师网/房律网及公众号同步发表。

 

广律网(GLWGZH)
赶紧扫码关注我们吧…
法律咨询电话:136-0009-8028
添加微信咨询:13600098028或18576087082
广律网官方网站:www.guanglaw.com

暂无留言

发表留言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QQ客服
旺旺客服